千人德扑|韩国教育部宣布废除精英学校纠正教育不平等问

 新闻资讯     |      2019-11-26 18:07
千人德扑|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9日报道,韩国教育部宣布,废除精英高等学校;到2025年,当地所有私营高校都须转为普通学校,以纠正造成社会不平等的教育差异。

  报道称,韩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很多批评者认为这与精英学校的存在有一定的关系。

  在韩国,仅占4%生源的各类私立高中、外国语高中、国际高中等学校,招收了几乎所有的尖子生,进行精英教育的同时收取昂贵学费。韩国教育部近日宣布,2025年将所有精英高中全部转为普通高中,收回其全国招生权,仅可在辖区内抽签招生。

  韩国教育部长柳恩海在首尔记者会上宣布,“从2025年3月起,所有独立私校、外语学校和国际学校,全都必须转型为普通学校。我很认真看待民众对教育差距导致社会阶层悬殊的关注。”

  但是近年越来越多人认为,这些私立中学毕业生进入名牌大学的升学率,远超一般公立学校,而在韩国社会,拥有好文凭与否可决定个人未来,包括就业与婚姻的前景,因此这些私立学校逐渐成了众矢之的

  按新规定,截至2024年,私立中学可以保留特殊学府的地位,自行招生,但从2025年3月开始,这些学校必须按普通学校的方式招收学生,不过可保留校名和专业课程。

  据统计,韩国目前共有79所私立高校,学生人数占全国高校学生总数的4%。普通高校则有1555所,学生达110万人。

  韩国多个大城市的教育当局对此举表示欢迎,但精英学校及其学生家长则谴责政府的决策。

  一直主张废除精英学校的首尔教育总监曹喜昖说:“我想,今天是韩国迈向一个平衡而多元化的高中教育制度的一天。”

  韩国教师协会联合会却认为,政府作出这样的决定,根本就是在“宣布放弃多元化的学校”。联合会在声明中说:“这并不符合发达国家的发展方向,即在迈向工业4.0时代,根据学生的志向和能力,为他们提供多样化和高水平的教育机会。”

  韩国自主私立学校校长协会的会长金哲庆表示,废除自主私校的做法其实是以公平为幌子的倒退现象,“政府这个不负责任的决策的后果,最终会由学生和家长来承担,混乱和冲突只会加剧。”

  另一个不争事实是,家庭的经济收入,直接影响着下一代的命运。对育儿的恐慌与焦虑,韩国人面临的现状,似乎也比我们好不到哪儿去。

  正所谓“一考定终身”。高考在韩国学子心目中,是一场无比崇高的朝圣之旅。为了到达抱负的考试方针,他们真是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只需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四当五落”是撒播在韩国学生中的黄金规律:一天只睡4个小时,就能够考上抱负的大学;一天假如睡了5个小时,就或许会落榜。

  韩国的高考选取率一向以惊骇著称,近年来还处于继续下降的趋势,2018年,韩国大学的选取率仅有67.6%。

  在这种压力下,许多韩国学生,要经过两次乃至三次的考试,才干顺畅经过进入大学。韩国高中生的复读率这些年也是水涨船高。

  一部现象级电视剧《天空之城》横空出世,引来无数家长关注。剧中,四个韩国中上阶层的家庭为了让孩子考上顶尖大学,绞尽脑汁,极尽资源,想方设法提高孩子成绩和让孩子在社会活动简历上显得突出提高竞争力。

  不过,电视剧所展现出的如此激烈的竞争,也难免让人质疑:韩国的教育真的这么白热化吗?还是只是为了渲染剧情呢?

  从教育体系而言,韩国的学制基本与中国一致,即采用 6 · 3 · 3 · 4 基本学制,分为小学(即韩语中的初等学校)、初中(中学校)、高中(高等学校)和大学(大学校)四个学段,各学段入读时间分别为六年、三年、三年和四年。

  从考试制度而言,小升初、初升高、高升本各有不同。为解决小学应试教育和学生负担过重问题,韩国于 1969 年取消了小学升初中的入学考试。重点和非重点中学的划分也同时被取消。但是若想就读私立初中,需要考生另行申请。

  对于初升高而言,由于 1974 年起韩国开始推行高中 平准化 政策,即取消重点、非重点高中的划分,对普通高中实行抽签定校的招生制度,教师、设备实行统一标准,因此想报考普通高中的学生也不需要特殊的考试。

  但对于特目高和自律型私立高中而言,除了要参与应试考试之外,还需要提交申请,校方的选拔依据也会参考模拟考试成绩、班主任推荐信和学生的在校表现等。

  而韩国最重要的考试,同中国一样,也是高考。不过,高考的笔试成绩并不是唯一的参考项。

  有能力进入私立高中的其他同学,家境条件更为优越,在课余时间会花费大量财力与精力入读补习班。

  据 2016 年韩国人口学会运用韩国统计厅所提供的数据,对 6408 名中小学生日平均课外学习时间进行分析的结果显示,父母月均收入在 200 万韩元左右的家庭与月均 600 万韩元以上收入的家庭里,高中生的日平均课后时间达到了 105 分钟,高收入家庭子女的课后学习时间明显超过了低收入家庭。

  在《天空之城》中,主人公之一单单补习费就花了人民币约 1500 万人民币左右,一场活脱脱的财力之争跃然纸上。

  家境的差异造成的升学结果差异在第三集中有着更为明显的体现。除了上文提及的明显重点大学入学率,还有着师资以及教师用心程度上的差异。

  关于育儿的惊骇,自我日子的失掉,使渐渐的变多韩国人陷入了窘境,教育好像成为压倒韩国民众的最终一根稻草。这或许也成为了韩国于今年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原因之一。